欢迎光临DH流行舞教练研修院官网!咨询热线:0371-85968278

河南流行舞名师打造基地

舞蹈家协会教师培训考试指定机构

微信公众号

咨询热线:0371-85968278

内容详情

当前位置:首页 >> 公司新闻 >> 详细内容

舞蹈创作中的内容美和形式美指的是什么你知道吗?

作者:zzdhdance点击次数:发布时间:2019-07-05



舞蹈和任何事物都具有内容和形式一样,舞蹈美的构成也是舞蹈的内容美和舞蹈的形式美的完美结合和高度统一。如何做到两者兼顾呢?今天就和大家一起聊一聊:

第一节舞蹈作品的内容美

构成舞蹈作品内容美的要素是真与善,是真与善的统一。

舞蹈家要创造舞蹈美,首先必须以人体动作为主要手段,真实地反映社会生活的本质及其发展规律,所以,真实性是唯物主义美学对舞蹈提出的一个基本要求;没有真实性,没有反映出事物的本质及其发展规律的作品是没有生命的,也是不美的。所谓真实性,绝不是要求舞蹈家对生活表象作自然主义的记录和复制,而是指要对社会生活的本质作出正确而深刻的揭示,通过舞蹈手段集中地典型地反映出社会生活和自然界中人和物的本质特征及其运动发展的必然性。蒋祖慧根据鲁迅先生的小说《祝福》改编的同名芭蕾舞剧之所以被我国观众誉为“我们自己的芭蕾”,就在于它成功地运用了外来舞蹈形式,真实生动、历史具体地反映了我们民族的生活,揭示了在封建意识侄桔下旧中国劳动妇女的悲惨命运,忠实而富有创造性的把鲁迅笔下的文学形象变为舞蹈形象。如第二幕“婚礼”中三揭盖头的处理就十分真实感人:贺老六在亲友们的催促下去揭用厚礼娶来的新娘的盖头。揭去一块,还有一块,每揭一块,群众的情绪高涨一层,贺老六的心情更紧张一分,都想看看这位远道而来的新娘的模样。谁知当贺老六激动而期待地揭开最后一块盖头时,全场惊愕了:原来被红布盖头蒙住的新娘,竟是一位被反绑着双手,口塞破布,头戴重孝,满脸泪痕的青年妇女!顿时,全场的情绪为之突变:震惊—悲愤—沉思……这一情节,原作中本来没有,是舞剧编导根据舞剧塑造人物和推动情节发展的需要增加的,经过舞蹈编导的创造性加工,获得了震颤人心,发人深思的艺术效果。再如前卫歌舞团根据李存葆同名小说创作演出的舞剧《高山下的花环》“激战前夜”一场中“同床异梦”一节,部队马上要开赴前线,同居一室的梁三宝与赵蒙生两人都思绪万千而思路又迥然不同:一个想到自己生长的故乡,想到即将分娩的妻子和年迈的母亲,更增添保卫祖国的豪情;一个畏俱残酷战斗的考验,徘徊于进退去留之间。编导先用四个吴爽(赵蒙生之母)拉后腿,接着幻化为八位战士正义指责等形象化的舞蹈处理,具体地、形象地揭示出赵蒙生复杂的内心矛盾。这些用舞蹈特有的手法所进行的艺术创造,使人感到真实可信,从而产生了较强的艺术感染力。

作为表演艺术的舞蹈,不仅要求编导创造的形象有真情舞感洞时也要求演员的表演要真挚而富有激情。舞蹈是人们挤思想感情在高度激动时的形象表现,作为表演艺术的舞蹈,其主要特征就是凭借人体在有节律而富有美感的运动中所产生的强烈情绪和情感的直接动觉传感,使观众获得审美感受并引起情感共鸣,因此舞蹈表演家必须情动于衷—注情入舞一一以舞传情,求得情与舞合、神与形合。再如由曲立君创作,海燕、成森联袂表演的一台名为“记忆的风帆”的舞蹈表演会,在用舞蹈来表现人生旅途中一段最值得怀念的时刻—童年中的几个片断,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台晚会最能打动人的就是那两颗天真无邪的童心。以《患难小友》为例:帷幕拉开,是在“文化大革命”中一个阴森惨淡、风雪交加的夜晚,有两个少年伫立街头,他俩穿着大得不合身的旧军装,时而跺着脚、搓着手,在寒风中颤(自  : )抖、翘望、等待。他们的父亲和母亲被“造反派”抓走了,此时身在何方?也许正在被逼供,也许被关进牛棚,也许……总之,这是两个无家可归的孩子,是两个心灵上受到创伤但又富有人性的孩子。你看,那个小男孩把自己头上的破棉帽摘下来戴在他大伙伴的头上,还用一双小手去搓他朋友冻僵了的脚;那大孩子则把小伙伴紧搂在怀里,用自己单薄的身躯去抵挡狂风暴雪。此情此景我们是那样的熟悉,此时台下的观众,也许有的就是那时候的两个患难小友的父母,也许有人就和舞蹈中人物有着同样的生活经历。两个生动的舞蹈形象,吹动了观众记忆的风帆,把人们带回到那血雨腥风的苦难年代,从而深深地唤起了审美者的情感共鸣。

以上的例子说明了真实地表现生活中的典型人物、典型事件,表现人们内在的精神世界,是构成舞蹈内容美的重要前提,也是衡量一部舞蹈作品美学价值高低的重要依据。

那么是不是有了真就一定会有美呢?那也不一定。因为生活毕竟不就是艺术,舞蹈艺术作品是生活美、自然美的本质属性和舞蹈家审美感情的结合物,不论舞蹈作品是以一种写实的手法以妙肖的模仿反映生活,还是一种虚拟的、远离生活原型的形态来表现生活,但究其实质都是舞蹈家以其独特的审美感受、审美评价、审美理想去 )透视、照耀、检寻了那纷纭复杂的生活现象之后,对其提炼、美化、典型化的结果,归根到底是一种特殊的形象化的意识形态。这种特殊的意识形态一旦通过形象化的手段表现出来之后,那么,舞蹈家对生活的态度、对人生的理解又会通过舞蹈形象给欣赏者以一定的影响,进而产生一定的社会效应。所以,把建设社会主义精神文明作为自己崇高职责的舞蹈家,就应当在自己的作品中表现出一种健康向上的感情、进步的社会思想和强烈的时代精神,给欣赏者以积极的影响。阮少铭和谢南从贝多芬.名作《命运交响曲》中汲取灵感编创的双人舞《命运》,用生动可感、情感强烈、对比鲜明的人体语言所创造的舞蹈形象,把这位音乐大师的艺术语言具象化、视觉化了,不仅使广大中国观众觉得这位德国音乐家的心声对我们并不陌生,易于理解,而且舞蹈形象所展示的情感和精神,和我们的时代十分合拍,它激励着我们踏着这种节律去抗争,去奋进。

对社会生活作高度概括,对英雄人物予以热情的颂扬固然可以表现出舞蹈家的审美理想,对社会生活中常见的凡人小事作深刻的揭露,同样也能反映出创作主体的审美态度。如湖嘉禄的三人舞《绳波》通过由表演者舞动的一根绳子所展示出的不同线条、图案的变化、不同节奏的颤动,巧妙地表现出了一对青年由萌发爱情、组织家庭、生育后代、直到情感破裂,各自另寻新欢,却置自己亲生骨肉于不顾的一个悲剧过程,从而向社会、向人们提出了一个值得警惕、发人深思的社会问题。这个舞蹈中的人物不是英雄,甚至是有缺点的芸芸众生,但是,编导的审美理想则是积极的,通过舞蹈否定了那些理应否定的社会现象,批判了不忠实的爱情,就是对坚贞爱情的歌颂,进而表现出了值得肯定的人生态度,所以,舞蹈的内容是美的。

上一篇:男士街舞服饰搭配